優秀玄幻小說 隋末之大夏龍雀笔趣-第一千六百九十八章 孝道熱推

隋末之大夏龍雀
小說推薦隋末之大夏龍雀隋末之大夏龙雀
李景平看着李煜和一干大臣的聊天,有此迟疑,对身边的李景睿说道:“二哥,这是怎么回事?父皇和几位先生在打赌?”他怎么打赌的架势好像不大对。
“哼。”李景睿冷哼了一声,他当然知道这里面的事情,那些学生罢考,里面有很多的问题, 不仅仅是孔氏的问题,这里面还涉及到了大臣、世家大族,从他得到的消息,有不少的学子都改变了主意,参加了科举,这些人多是京中大臣的亲朋故旧,现在虽然事情解决了, 但是秋后算账是肯定的。
毕竟这件事情,有不少人都参与不了,既然是有关系,就要接受惩罚,只是惩罚的大小,就看皇帝和众人之间的交谈了。
可惜的是,岑文本等人还是想错了,皇帝根本不想插足其中,直接选了一个和局,既然是和局,那就说明岑文本和范谨等人无论压谁,都是失败,因为场中的情况只能是和局。
“你去和景智和景桓打个招呼,让他们打个平手。”李景睿低声说道:“既然惹了我们皇室,就要付出代价,不管对方是谁。”
“是。”李景平还没有明白其中的道理,但还是听从李景睿的吩咐,去招呼李景智和李景桓两人不提。
岑文本看着李景平离去的背影, 嘴角露出一丝苦笑, 他知道, 朝堂之上,恐怕又要少了几个人,甚至一批人的身影。就算参加了科举又能怎么样,惩罚还是有的。
“陛下。”这个时候,人群之中有向伯玉急急忙忙的走了过来,脸上还有一丝阴沉,岑文本看着他手中拿着几张白纸,一颗心顿时跌落谷底了。
“马周、崔敦礼,啧啧,岑先生,你看看,连朕的太仆寺五杰也在其中。”李煜看着排在其中熟悉的名单,冷笑道:“岑先生,你认为这些人心里面是怎么想的,认为朕这些年不曾出现在朝堂上,对朝堂上的掌控力度小了吗?还是认为朕纵横疆场,不通文墨?”
“咳咳,陛下, 崔敦礼虽然是崔氏的人, 但他并不是崔氏家主, 崔氏的事情他是管不到的。至于马周,虽然此人是马周的同乡,甚至还受过马周的资助,但据臣得到的消息,入京之后,这些人与马周并没有接触。”岑文本赶紧咳嗽一声,这些话可不是任何人都能承受的,尤其是岑文本,李煜不在朝中,都是岑文本处理国中大事,这句话好像是在说岑文本一样。
这段时间岑文本已经很老实了,他本身就是一个很低调的人,身为首辅大臣,最担心的就是皇帝的不信任,索性的是,皇帝对他还是很信任的。
“先生认为这些人当如何处置?”李煜似笑非笑的望着岑文本。
“还请陛下乾纲独断。”岑文本正容道。其他的大臣们也不敢说话,这件事情关系重大,岑文本认为这件事情不是自己能够决定的。
“降一级留用吧!崔敦礼降三级留用,至于马周,罚俸禄一年,他不是很有钱吗?都支持自己的同乡了,朕知道,他的妻子穿着的还是布衣,他的儿子衣服上还有补丁吧!”李煜忽然轻笑道。
“是,是,的确是这样。老臣听说马周是经常资助同乡的读书人。”高士廉出言说道。
实际上,不仅仅是马周,就是岑文本、高士廉等人也经常资助,一方面是因为了自己的名声,二来也是因为那些读书人实在很穷,需要资助。当然,有些人是为了培养自己的势力,只要这些读书人当中,有一人中榜,肯定会记得自己的恩情,日后在官场也会有所帮助,乡党乡党,自古就是如此。
只是现在看来,皇帝陛下好像并不喜欢这一点。
岑文本目光闪烁,他想到的东西更多,官员是如此,还有其他人,诸如商人。皇帝是不是知道了什么,而且接下来还有其他的动作。
不仅仅是岑文本,其他的范谨等人也是如此,众人虽然是在看着蹴鞠,但心里面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。
这是不是对臣子们的一种警告,不能碰的东西绝对是不能碰的,有些事情看上去没什么大问题,但真的发生了,就是一件很麻烦的是事情。
“陛下,修桥铺路,资助孤寡老人,贫穷学子,也是一桩善举,现在若是停止了此事,恐怕会影响人心啊!”范谨有些担心,他也曾经资助贫穷学子,只是和马周不一样,他资助的是家族的子弟。
“资助肯定是没有问题的,只是朕规定了,给予士子补助不够吗?自己家里人连饭都吃不饱了,还资助别人,朕需要的是一个官员,一个为朝廷效力的官员,这个马周,你们知道马周家里吃是什么吗?范先生,你们哪天啊去马周家里去看看,虽然不能说是锦衣玉食,但好歹也他要有点油水吧!马周来了吗?”李煜有些不满了。
爱丽丝学园
“父皇,马先生没有来。”李景睿苦笑道。
“你站起来干什么,你的事情,朕还没有说你呢?听说你的钱财也不少啊,也在暗中资助一些人啊!”李煜瞪了自己儿子一眼,冷哼道:“朕不是不让你们做善事,做善事好啊!你可以修桥,可以铺路,可以捐助孤寡老人,也能赞助那些贫困的读书人,但是有年龄限制,高于十八岁的就不用了。十八岁是一个成年人了,在理论上,是可以养活自己了,难道还需要别人的赞助吗?有些人都已经成家立业了,这样的人也是你们资助的?”
众人听了顿时有些迟疑了。皇帝这句话说的有道理,理论上,大夏十六岁就已经成年,就已经可以成家立业了,在许多地方,男子十三岁就成亲的,也代表着可以养活自己了,皇帝将读书人限制在十八岁,已经很仁慈了,但有些事情,话是不能这么说的。
“朕十六岁就率领大军东征西讨,那个时候,岑先生还不在朕身边,是朕和皇后率领数百勇士南征北战,怎么,朕那个时候都可以,。现在到了和平年代,反而不行了,岑先生,你告诉朕,这是什么道理。”李煜顿时有些不满了。
他想到了盛怀,都成亲了,还生了孩子,自己还不能养活自己,让自己的老娘和妻子浆洗衣服来供自己读书,在李煜看来,这是一个错误的决定,若他是盛怀,应该羞愧至极,哪里还能享受这种生活,最后为了别人,还一死了之,真是无用的废物。
李煜甚至很庆幸盛怀的死,像盛怀这样的人,日后若是当官了,也未必是一个好官,是一个合格的官员。
只是岑文本等人都不同意李煜在科举年龄上做限制,既然如此,只能想其他的办法了,那就在成年上做出限制。
“咳咳,陛下英明神武,世人哪里能和陛下相提并论。”高士廉解释道。
“一个人若是想读书,就算是条件再怎么困苦,也能读书,也能考中进士。条件困苦,难道还有当初我们那样困难吗?岑先生,你说呢?”李煜笑眯眯的看着众人说道:“朕想到一个人,那就是孙伏伽,他曾经当过吏,可是后来还是参加了科举,现在做了官。我大夏有规定吏员一辈子都是吏员吗?不能科举的吗?不,没有。”
“当初朕想设定科举年龄,但你们都不同意,但朕认为捐助应该有年龄的限制。到了十八岁,就应该想办法独立了,岂能让老娘和妻儿为你们的理想而辛苦呢?难道不感到惭愧吗?”
李煜面色不好看,岑文本等人听了不知道如何反驳,因为李煜说的很有道理,说的话,让人无法反驳。皇帝十六岁就开始征战疆场了,你为了读书,还让自己的老母亲浆洗衣服,这难道是孝道吗?
“怎么。都没什么可说的了吧!你们这些读书人。总是将孝道放在口中,可实际上又有多少人做到了呢?盛怀死了,死的很痛快,可是他的母亲呢?他在死的那瞬间,想过自己的母亲了吗?他的母亲满头白发,此刻恐怕还在家里倚门相望,可是她已经等不到她的儿子了。”
“一个盛怀尚且如此,那这些读书人中是不是还有像盛怀这样的人呢?朝廷提倡读书,甚至鼓励读书,从启蒙开始,朝廷就赐予金钱,供小孩子读书,朕是希望有更多的人才为朕效力吗?不,那仅仅只是一个方面,朕更喜欢的是开阔民智,让天下多上一些读书人。”
天下的读书人很多,虽然大部分中举的还是世家大族,可是现在皇帝还在乎你们这些世家大族吗?大夏疆域之广,皇子之多,足以将这些世家大族都给分拆了,百十年后,世家大族还能称之为世家大族吗?这些人已经失去了凝聚了,皇室自然也就不在乎了。
而读书人多了,未来必定会有更多从平民转化而来的的人,这些世家大族想要回到以前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众人的目光看着岑文本,等待着岑文本的决定,皇帝出招了,这里面蕴藏着什么,大家都知道,这些年随着政策方面的支持,读书人逐渐增多,这原本是好事,可是这次孔氏的事情,尤其是罢考的事情,让皇帝感觉到威胁,你们这些读书人胆子实在是太大了,想法也很多,现在都在威胁到皇权了,这可不行。
加上,这件事情里面隐隐有文官集团的身影,皇帝就有危机了,他需要压一下读书人,无论实在科举年龄限制,还有支持读书人方面,都做出了限制。
偏偏这种限制让臣子们无可奈何,因为这件事情里面有着孝道。你们这些读书人不是讲究孝道吗?难道为了一己之私,成年之后,还想着让父母支持自己读书吗?这就是不孝啊!在官场上,一击毙命是什么,是孝道。任何一个人成就再大,地位再高,若是不孝,一切都没有任何用处。
甚至,众人还能猜到,到了后来,皇帝解决此事最强大的手段是什么,那就是不孝。任何一个不孝的人,都是不会受到皇帝的重用的。
“朕认为,任何一个读书人,首重孝道,一个很孝顺的人,就算再坏,也坏不到哪里去。”李煜叹息道。
“父皇,可是那些贫苦的人,家里没有钱财供他读书,他又要养家糊口,这样一来,相对于那些官宦子弟、世家子弟来说,不就是占据了劣势吗?”李景睿忍不住询问道。
众人看了李景睿一眼,脸上露出一丝复杂之色。
“这也是朕想说的,朝廷的钱财是有限的,支持读书人也是有限,这样一来,朝廷只能支持一部分读书人,这一部分只能是成绩好的读书人,让他们在科举的路途中,能走的更远,岑先生,你认为呢?”李煜看着岑文本。
众人总算是听明白了,皇帝选择的是精英,需要的是那些读书种子,利用有限的钱财,弥补寒门子弟在科举途中的差距,而且也最大可能避免诸如盛怀之类的事情发生。
当然,这里面或许有许多弊端,或许李煜想的事情是正确的,但是在施行的时候,还有许多问题会发生,但总比眼前的情况要好,一切都是以皇权为重。
“陛下圣明,只是此事臣认为还应该考虑清楚之后才好实行,臣想,是不是用一郡来做个试点。”岑文本想了想说道。
这已经是大夏的特色了,不管什么事情,不能把握的,就采取试点的方式,然后推行天下。既然皇帝准备普及读书,重点培养高端人才,岑文本决定还是配合一下李煜,毕竟盛怀这样的事情是不能发生了。
“陛下圣明。”范谨等人相互望了一眼,也纷纷点头,不管此事此事最后结果怎么样,先将眼前的情况解决掉,否则话,朝中的那些大臣们还不知道会被牵连多少呢!
“很好,此事就这么办了,选一个地方作为试点,朕想,每半年考一次,选取一个县城中多少比例进行扶持。这件事情,你们拿个章程来。”李煜很高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