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攻略五位大佬,黑蓮花宿主殺瘋了 線上看-第二十三章 寫作業推薦

攻略五位大佬,黑蓮花宿主殺瘋了
小說推薦攻略五位大佬,黑蓮花宿主殺瘋了攻略五位大佬,黑莲花宿主杀疯了
宋清歌没有回应,001迟疑了会,继而又道【当然,作为弥补,我再额外赠送宿主一份礼物】
“礼物?”听到001这话,宋清歌终于有了反应。
【是的,一份绝对不会让宿主失望的礼物。】
宋清歌修长的手指在屈起的膝盖上随意地点了几下,似乎在考虑001的条件。
“下不为例。”良久,宋清歌清冷的声音响起,001忽的自闭了—赔了夫人又折兵。
解决了001,宋清歌这会才想起江迟来,于是对着手机那头喊了一句,“江迟?”
“我在—”江迟立马应声。
“抱歉,刚才我哥找我,走开了一会。”宋清歌从容地撒谎道。
江迟也没怀疑,继续之前的话题,“那这周六清清有时间嘛?”
“几点?”宋清歌这次没拒绝,淡淡问道。
江迟一喜,连带着声音都染上了笑意,“到时候我去接你。”
然而宋清歌想都没想就拒绝了江迟要来接她的事。
尽管有些失落,但江迟知道清清还在怪他之前的态度不好,本身就是自己理亏,江迟也不好说什么,只是心里还是很懊悔。
“周六我哥在家。”为了善待一下攻略对象,宋清歌决定给他一个善意的谎言。
江迟先是一愣,继而反应过来,惊喜道,“清清是在跟我解释嘛……”
“不然你以为我很闲?”宋清歌反问。
江迟下意识摇摇头,突然意识到宋清歌看不见,顿时心里激起一阵痒意……怎么办,他好像越来越喜欢清清了。
“我很高兴,清清。”江迟贴着手机,声音又低哑又动情。
宋清歌漂亮的眸子晃了晃,眼尾轻轻勾起一道极浅的弧度,眼里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酝酿。
电话挂断以后,宋清歌看了一眼微信消息,看到联系人那一栏有未读消息,顺便点了进去,结果就看见纪衡和沈佳佳的好友申请。
一键通过之后,纪衡那边很快发来消息。
【纪衡】:学姐,还没睡嘛?
【宋清歌】:你从哪知道我的联系方式的?
【纪衡】:连这点本事都没有,还怎么追求学姐呢。
宋清歌:攻略对象怎么比她还积极……
【纪衡】:早上的早餐合你的口味吗?
宋清歌想到早上桌上确实放了一份早餐,只是她当时很困,等醒来的时候就把早餐忘了……竟然是纪衡送的。
【宋清歌】:……还好。
纪衡看到宋清歌刚发的这条消息,嘴里忍不住吐槽:骗子,明明没吃,她班上的同学都告诉他了。
【纪衡】:那以后学姐的早餐都归我管了。
【宋清歌】:不用。
【纪衡】:那就这样说定了。
宋清歌:……
【纪衡】:哦对了,这是学姐你们班明天要交的作业,记得写哦。
随着纪衡的消息发出的还有一张截图,上面罗列了好几科作业。
【宋清歌】:你在我们班安插了眼线?
【纪衡】:噗嗤~学姐怎么会这么说?拳击部有学姐班的同学,今日训练的时候,我俩闲聊他无意透露的。
腹黑总裁戏呆妻 小说
撒谎撒得挺溜的,宋清歌心想。
不过下一秒,宋清歌就郁闷了,一个高中生的作业怎么这么多……好麻烦。
纪衡躺在床上,见对面一直没消息,忍不住想象对方那张清清冷冷的脸上流露出懊恼的表情。
之前沈佳佳都告诉他了,今日高二二班的老师布置作业的时候,宋清歌都在睡觉,根本不知道有课后作业这会事。
想到这,纪衡扯了扯嘴角,脸上挂着笑意,手指灵活地打着字。
【纪衡】:学姐是不是还没写?需不需要帮忙?笑脸.jpg
宋清歌没回,而是略作思索,随后退出与纪衡的聊天界面,点开了江迟的微信。
【宋清歌】:你家在哪?
没过多久,微信就有新消息进来,是一条位置定位,下面紧跟着一条消息。
【江迟】:清清怎么突然问这个?
对话进行到这,后面江迟又接连发了好几条消息,但宋清歌都没看,直接退出了微信。
四十分钟以后,宋清歌提着书包出现在了江迟的房间。
“清清你—”江迟看着面前的宋清歌,一脸惊愕,根本说不出话来。
宋清歌扬了扬手里的书包,绷着脸对江迟开口,“给我写作业。”
江迟还没反应过来,声音磕磕绊绊,“写……写作业?不……不是……清清你怎么进来的?”
宋清歌想说瞬移,但这关系到神明的身份,所以她没说,而是指了指外面,一脸平静,“翻墙进来。”
“……”江迟有点方,好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,“你……你翻墙进来的?”
宋清歌不明所以,但还是点了点,“嗯。”
江迟:……女朋友怎么这么猛。
“咳咳~”
虽然见到宋清歌江迟很高兴,但一想到清清独自跑到他家,甚至还翻墙了,江迟又忍不住绷着脸,
故意生气道,“这么晚了清清怎么可以乱跑,万一遇到什么危险怎么办?”
“你不是很高兴吗?”宋清歌扫了眼江迟染上红晕的耳尖。
卜算子
江迟拳起手指抵在唇边,眼神有些闪烁,“哪……哪有……”
口是心非的家伙……
“给我写作业。”宋清歌说着,把作业从书包里掏出来摊开在面前的桌子上。
江迟这才注意到宋清歌原来是带着一堆的作业的过来的。
两分钟后,宋清歌坐在地毯上,身子靠着后面的沙发,怀里抱着平板似乎在网上找些什么资料,江迟则坐在她旁边帮她写作业。
期间,江迟偷偷瞄了一眼旁边一脸认真的宋清歌,感受到对方身上传来的馨香,顿时有些难以集中注意力。
“好好写。”宋清歌看也没看江迟,冷不丁来了这么一句。
被宋清歌当场抓包,江迟有些羞怯,身子猛然一僵,脸上有可疑的红色浮现。
宋清歌从平板上收回视线,漫不经心地看着某人给她写作业,把人当工具人的愧疚一下子涌上心头。
“江迟—”宋清歌轻轻唤他。
江迟下意识偏头,紧接着唇部就贴上来一片温热。
江迟眼底倒映出宋清歌清晰的影子,有些燥热地滚了滚喉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