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小说 你還讓不讓人活討論-第274章 向前跨步相伴

你還讓不讓人活
小說推薦你還讓不讓人活你还让不让人活
正在花草丛中怀碌的沈茜茜,感觉到身边的异样,她的心狂热的跳了起来。她慢慢的抬起头来。看清来人后。她松了一口气,同时内心深处又莫名的失落。
“你怎么来了?”她淡淡的问到。
“我早就想过来,但我想想你做出这样的决定,主要还是想找个安静的地方静静。”最了解她的人永远还是姜山青。她放下了手中的工具,并采下了头上的帽子。她给姜山青带到了花棚的里面。里面竟然有着别致的休息间。有着造型独特的石头小桌子和石凳。
“爬到山顶累坏了吧!”沈茜茜给泡好的绿茶递给了他。
“我开车上来的。”沈茜茜忘了这庙已不同往日。已走上现代化和外世接轨了。
“是你告诉他们的我在这里的,对吧?”姜山上没有否认,他喝了几口茶,打量了一下周围。放下了杯子,笑着说到:
“在这花海中品着自带清香的野茶,这真的是神仙的生活,不怪你舍不得下山,如果可以我也想在这里长住。”
“你当然不可以,孤老院那边需要你。”沈茜茜急切的说到。
“你还记得孤老院,还不错。我以为你为了自己的私人感情已经不闻窗外事的。”沈茜茜有些羞愧的低下了头。
“事情总要去面对的,逃避总不是办法。你才二十多点,你总不能一辈子呆在这里吧!”
“我…”沈茜茜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“你那两个朋友席君和钱文文在孤老院呆了一个多月,最后家里人下了最后通碟:再不回去,家里就派人过来绑她们回去,她们只得依依不舍的离开了。”
“她们怎么来了?”这是沈茜茜怎么也没想到的。
“她们一考完试,毕业典礼都没参加就回国找你。说是她们对不起你,回来求你原谅的。”在这里静心了这么久,沈茜茜暗暗下了决定,再也不会为谁伤心流泪了。可听到姜山青的话,她的泪水不由的滑落下来。
“是我对不起她们。M国五年要不是她俩,我早就被赶出学校,早就饿死在街头了。”
“这话你应该和她们当面说的。”沈茜茜脸上挂满了泪水,可怜巴巴的说到:
“可她们已经回去了。”
佐佐木大叔与小哔
喵人
“她们说了,应付完家人,再回孤老院看你的。”
“哦!”沈茜茜点了点头。
我有一個世外桃源 小說
“你的手机为什么一直不开机?”
“一直没用!再开机已经开不了机,应该是电池坏了。”
“我都怀疑你是不是从古代穿越过来的,哪有现代人不玩手机。”沈茜茜自嘲的说到。
“小时候一直用的老年机,什么功能没有,想玩玩不了。大了,手机用好的,却没这习惯了。”她无意中又透露出了原来的身份。姜山青记住以前她也是这样,他当时感到得震惊,以为她故意学着姜水秀话语来和自己套近乎。不知道从何时起,他就确定她就是姜水秀。姜山青不由的痴痴看向她:在这深山花草好空气的滋润中,她比以前更加的美丽动人。
“我脸上有东西吗?”沈茜茜不由的摸了摸脸。看她的表情就知道,她对他一丝杂念没有。姜山青回过神来。
“没有没有,就是感觉现在的你比上一次见你时健康多了,脸色也好看多了。”
“那是肯定的。这山顶的空气就是好。”沈茜茜想到了:
“山青,等一下我给你介绍一下我的水仙妹妹,她就是因为在这深山长大的,看着又水灵年龄又小。”
“我在庙前遇到她了。她和你年轻时长得很像。”
“啊?”沈茜茜张大了嘴不敢相信的看向他。她做沈茜茜已经这么多年了,姜山青不想打乱她的身份。他给头扭向一边。转移话题说到:
“我今天过来主要是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的。”这话题成功的拉回了沈茜茜的注意力。只是她想不到在她的生活中还会有什么好消息。
“你给我找到嫂子了?”这是她唯一能想到的。
“别胡说八道!”姜山青一脸的严肃。
“孙雷 赵龙飞 王福捉拿归案了。”
我今天也被抓着弱点
“什么?你说什么?”沈茜茜激动的失声大叫到:
“你再说一遍!”她站起来双手抓住了姜山青的一只胳膊。就她这样还想静心当尼姑?她惦记的事太多了。
“你呆在山上这么久,怎么心一点没静下来?还和以前一样的急躁。”沈茜茜这才惊觉,连忙放开他的胳膊,又坐了下来。她急切的看向他。
“孙雷判了死刑,赵龙飞判了18年,王福判了十五年。”
“太好了真的太好了!茜茜这下该含笑九泉了。钱大海的大仇也报了,太好了…”沈茜茜激动的喃喃自语到,眼中的泪水再一次滑落下来。她再一次站了起来,用双手紧紧的握住了姜山青的一只手:
“山青我代表他们真心的感谢你!”姜山青抽出了手。
“你该感觉的人是殷玮,是他请的人去翻的案。为了这个案子他没少费心,上个月他坐在轮椅上为了这个案子奔波了一个多月。”沈茜茜再一次震惊到了。这段时间水仙一直在她的耳边念叨着他的好,可她没想到他为她竟然做了这么多。
“能抓到孙雷和赵龙飞还多亏了席君他爸和钱文件他爸。你有这么多帮你牵挂你的人,你怎么能在山上呆得下去呢?”沈茜茜低着头没再说话。
姜山青又给殷玮为了寻找她,弄得心力交瘁住进了医院的经过大至说了一下。最后他认真的说到:
“该说的我都说了,你自己再好好消化一下吧!”说完他站了起来:
“院里还有事,我先回去了。”沈茜茜抢着问到:
“姜院长还好吗?”
“她除了无时无刻不在惦记着你,其他的都还好。”
“院里就拜托你了!山青!”他没再说完,直接走出了花棚。
接下来的日子,姜山青三天二头都来庙里,有时吃过晚饭还过来,顺便还给庙里捎些日用品过来。院里的女人们个个都喜欢他,给他当家人一样看。水仙更是腻着他不放。他一过来,院里就跟着热闹起来。
有天姜山青开着车从庙中下来,半山腰中被一辆车拦住了。他按了几次喇叭,车主也不理睬,他只得下了车。看不清里面的人他只得敲了敲车窗玻璃。窗户的门缓缓摇了下来。
“殷玮我就知道是你!怎么着?呆在山顶腻了,当起山盗了?”殷玮戴着墨镜,姜山青透着镜片,仍然感觉到一股寒气向自己射了过来。
“姜山青你想干什么?”
“我干什么了?”
“你天天往山上跑,你那小心思别以为我看不出来。”殷玮像吃醋的怨妇。姜山青忍不住想笑:
“我什么小心思被你看出来了?”
“你还惦记着她!”
“我惦记着她是再正常不过的事,这算什么小心思?”
“我警告你,她这辈子只能属于我。你趁早死心,否则我就不客气了。”殷玮实在忍不住,失声笑了。
“你天天守在那山头,只敢默默的看着她,别的什么也不敢做。就是牛郎织女一年也要见一次的。你是准备一辈子就这样两两相望吗?”
“我…我是想给她多点时间。怕她还没想好,惊扰了她不好。而…而且我也没把握…”姜山青头一次发现,他也有怕的时候不自信的时候。这应该就是真正的爱情吧!
“那你就再等下去吧!”姜山青拉开车门坐了进去,他对着窗户又来了一句:
“你再这样守下去,说不一定真能便宜了我。别说我没提醒你!让道!”殷玮乖乖的上了车,给他让开了道。
随着和姜山青接触的时间越来越来长,沈茜茜就越感觉到殷玮的好。因为姜山青总在有意无意的说出殷玮为她所做的一切。她慢慢的承认,对于那天的事,其实是自己想的太多的,那只是他的一个小恶作剧,他做之前肯定没想到会给自己造成这么大的伤害。而且她想想五年前,给他下药的事,的确是让人一辈子怀恨在心的。
对于殷玮沈茜茜太了解了,他守在山顶上那么多天,都不敢过来找自己,是因为他天生高傲,自尊心比谁都强。还有就是自己曾经戏弄过他,他对自己的感情还没有把握。他怕再一次被她玩弄,或者怕再一次被她拒绝。
他为她所做的,已经足够抵消他对自己的伤害。沈茜茜晚上已下定决定,他不来找自己,自己就去找他。他有自己的两大公司,有几千人需要他养活,他不能再为了自己一个人呆在这里消磨时间了。
第二天她吃过早饭,就破天荒的坐到镜子前。来这里她从来没化妆过,几乎不怎么照镜子,洗完脸就擦点护肤品了事。看着镜中,白里透红的脸颊。她不由感叹:还里山水太滋润皮肤。她感觉擦任何东西都是多余的。她只给自己如丝的黑发,仔细的梳理一下,上面随便扎了一下,下面就这样的自然的披散下去。既随性又飘逸。她满意的对着镜子给自己点了一个赞。
沈茜茜缓缓的来到了木屋前。她不知道见到他开口说什么!她从来没像现在这么紧张过。也许殷玮就因为比她还紧张,所以才不敢见他。如果他们的爱情,必须有一个人向前跨一步,那就由她来吧!她不再犹豫,抬起手敲响了木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