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美言情小說 沈家嫡女退婚後,禁慾殘王破戒了 起點-第二百零一章 暗中投藥鑒賞

沈家嫡女退婚後,禁慾殘王破戒了
小說推薦沈家嫡女退婚後,禁慾殘王破戒了沈家嫡女退婚后,禁欲残王破戒了
看着身边的女儿如此懂事,她突然明白过来,虽然老太君是严苛了一些,平日里不是那样平易近人,确实能够教育出好的孩子来。
自己的夫君和他的弟弟一个从官一个经商,女儿被老太君教养在身边,十分的听话懂事,端庄贤淑,乃京城人人口中的闺女典范。
而二房林静芳的儿子,因为是侯府唯一的男丁,被林静芳宠坏了,无论如何都不让老太君教养,如今不学无术,流连青楼赌坊,名声都坏了不少。
“月儿,我会好好劝你妹妹的,一母同胞哪里来的那么多仇怨,你妹妹呀就是在外面被养父母打怕了,心中生了极端心思,唉……”
沈倾月看着母亲一声声的叹息,妹妹做下的错事,她一遍遍的安慰自己,想来母亲对自己多了几分关心,生怕这件事情影响了自己和妹妹之间的情分。
可是,这情分,早在上一世便被沈嫣然一把匕首送入黄泉碧落了。
两日过后,沈嫣然身体已经好了,那些青紫的痕迹和私处的撕裂也都已经无关痛痒,可是宁伯侯府却迟迟没有动静,上官凌也并未带着聘礼上门提亲。
沈嫣然再一次将屋子里的东西砸了个粉碎,两人的名声已经声名狼藉,他竟然还不快些娶自己过门平息了风波。
兰儿腿上敷了药,已经止住了血结了痂,可膝盖的疼痛还是令她止不住的冒冷汗。
“小姐,不如奴婢去打听一下,那上官公子到底在做什么,不是说好要给小姐一个交代的吗?”
那日,大小姐替自己求情,可自己还是要留在珍珠阁继续服侍小姐,小姐人前人畜无害如同一只娇弱的小绵羊,人后却是毒蝎心肠。
“难道还要本小姐亲自去打听吗?那日你竟然敢当众揭穿我,最后你还不是没能离开珍珠阁?兰儿,要想活命,你应该知道,好好忠心于本小姐才是正道。”
如今,别说二小姐威胁自己了,就算不威胁,兰儿也不敢了,二小姐疯狂起来连自己的亲姐姐都不放过,何况自己一个婢女而已呢?
“小姐,兰儿明白了,求小姐宽宏大量不要与兰儿一般见识。”
沈嫣然看了看自己纤细的指尖,上面大红色的蔻丹,看起来颇有几分妖媚。
“快些去打听一下,顺便买去医馆一趟,买一些药。”
兰儿有些疑惑,小姐这个时候要买什么药,还不等她开口询问,沈嫣然便一步步走向她,附在她耳边小声说了一句话。
下的兰儿眼睛睁得老大,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家小姐。
“小……小姐,当真要如此吗?”
沈嫣然一个冰冷的眼神,将兰儿继续问下去的话给堵了回去,她狠狠瞪了兰儿一眼。
“小心行事,若是这件事情再搞砸了,你仔细自己的皮。”
于是,兰儿微微福身,急急出门去了。
地上一地的碎瓷片子,终于没有落在兰儿身上收拾,而是被沈嫣然叫了个院子里的小侍女,那小侍女唯唯诺诺平日里胆小怕事,更是不敢有一点怨言。
很快,屋子里被打扫的干干净净,沈嫣然坐在桌子旁端着一杯茶,祖母和父亲只说将她禁足,其实抛开和从前相比,这样的安稳生活也是极好的。
没有了从前动则打骂,缺吃少喝的日子,她还算满意。
不多时,兰儿回来了,一脸愁容道。
“小姐,奴婢费了些功夫终于问到了,那上官公子回去,确实是向宁伯侯夫人开口提亲的事情了,却被宁伯侯夫人当即拒绝。”
“什么?说清楚些!”
本就心情不好的沈嫣然,此刻面容更是阴郁,一副马上要爆发的模样。
她立刻怒声道,“那个老妖妇,他的儿子已经毁了我的清白,竟然拒绝迎娶我,我堂堂忠勇侯府的嫡次女,哪一点配不上她的儿子?
如今沈倾月要嫁给睿王了,我好歹还有一个王爷姐夫,若是这件事情捅到皇上面前,怎么说也要给我们忠勇侯府几分颜面,她还真是把自己当回事了,呵呵……”
“小姐,那宁伯侯夫人竟然瞧不上我们忠勇侯府,说您和大小姐两人名声都不好,是不会娶您进门的。”
神级文明
兰儿有些害怕,这件事情小姐早晚也会知道了,现在不说,等到以后她知道了,只怕还是回将火气发在她身上。
“不用担心,待到我进门那一日,便是她的好日子到头了。”
于是,沈嫣然思索了一番,让兰儿将那包药悄悄投入了母亲院子里的水缸里,这件事情悄无声息,并未被人查出异常。
几日过去,杜玉莲的身体反反复复,竟越来越差,请了好几个大夫,都没有看出到底是何原因,药煎了了一碗又一碗。
京城里竟然出现流言,是沈倾月将母亲气病了,所以才会如此,大家还很疑惑,明明沈嫣然出了那样的事情,怎的转眼间成了大女儿气得母亲生了大病?
沈嫣然却觉得不论如何,只要是不利于沈倾月的流言,她都会开心,管那些七嘴八的老百姓是否会相信了呢?
她向来明白,村头死了一只鸡,传到村尾便成了死了一头牛,只要大家互相传来传去,迟早会变味道的。
这些日子,沈倾月日日去照料母亲,母亲的病情周而复始,她又即将嫁人,无论如何她都不能够安心待嫁。
于是,她日日去照料母亲,亲自煎药喂到母亲口中,以前白芨看见她只是礼貌客气,如今也将她当做自己的主子一样,十分忠心热情。
又是几日过去,她夜夜为自己缝制嫁衣,终于完工了,而母亲睡着的时候竟比醒着的时候还要多,身体孱弱不堪,竟无法下地行走。
白芨眼泪簌簌留下,六神无主,“大小姐,怎么办?夫人的病怎么会如此凶险?”
沈倾月写了一封信,让如雪送去睿王府,让君墨宸出面请了个宫中比较有声望的御医,亲自为她的母亲诊治。
那御医仔细把脉许久,脸色霎时间变得有些难看,沈倾月觉得不对劲,立刻询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