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縱使愁腸亦是情-第二百二十八章 情蠱失效推薦

縱使愁腸亦是情
小說推薦縱使愁腸亦是情纵使愁肠亦是情
云意晚一人走在繁华的街道上,满脸心事重重,与周边的热闹格格不入。
她身上穿着的不再是她最爱的蓝衣,而是她专程向宫女借用的黄衣。
为的就是甩开那些一直等在皇城门口的护卫。
季向暝现在根本就不肯给她半分自由,可她讨厌这种被禁锢的生活。
“小晚,真的是你,我刚才还以为认错了!”
一个熟悉的脸庞就这样闯进了她的眼中,这便是许久未见的——文衍经。
“文叔,许久未见,您是何时来的晏都?”
文衍经看着这位昔日好友的孙女,不禁感叹,他第一次见她时的光景。
那时她虽然也是被规矩约束着,可她倒是身康体健。
可如今只是一眼,他就看出她郁结于心,脸色也不是太好。
“我这不是听说你爷爷的死因查到了,我就想着来带你回灵垣城嘛!这些日子也是苦了你了,放心,以后文叔会替你爷爷照顾好你的。”
云意晚闻言,眼中渐渐被泪光朦胧。
她有感还有人一直挂念她,明明这位前辈之前只与她有过数面之缘,可他却是真心将她当作亲人对待。
“文叔,我们先不管这些,您现在住在哪里?您跟我去云府吧!”
“也好,我昨日刚到晏都,随便找了个地方落脚,去云府也好,我看你神色不佳,等会儿我给你好好探一下脉,你看你又清瘦不少。”
“文叔,我没事,我先陪您把行李收拾好,再和您一起去云府。”
“也好!刚好我还有一些事情没有解决完。”
说着云意晚便在文衍经的带领下,向着他们的右手方向而去。
不多时,云意晚便看到了“悬世医馆”的字样。
他们还没有进门,就听到里面的吵闹声。
文衍经直接跑了进去,云意晚紧跟其后。
一进门就看到头发披散的景言楚正被一堆人拦着,而他的身上几乎被绷带覆盖满了,而且上面还沁着血丝,应该是伤口再次撕裂而致。
文衍经看着他这般不顾惜自己,脸上布满了阴沉。
“你这小子是存心往死路上走是不是?老夫不眠不休才救回你这条命,你才醒来就这样作死,早知道就让你死在外面!”
说着,就拿起不远处的银针,打算直接将他扎晕。
可景言楚哪里会束手就范?
他一个脚步移换就躲开了,他执意要往外走,其他人想阻拦,但又害怕碰到他的伤口,只能一直拦在他的前面。
云意晚看着他因为有伤每走一步都需要停下来缓和,可是,他却没有止步。
她就这样站在离他们不远处,看着他们的每一个动作,从始至终都没有开口。
“悠儿……”
隔着一个人,他看到了她,只是她的眼中没有任何波澜,看来还是忘记他了。
短暂呆愣之后他才想起自己未着丝缕,耳朵一阵潮红,他忙拿过一臂远的衣衫,直接披在身上,堪堪遮住了里面的光景。
云意晚可不忘他这一身伤是因为谁,当即想远离他。
“悠儿,别走……”
云意晚一震,昨日他不还与她撇开关系吗?怎么今日还会说出这样的话?
文衍经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匪浅,也正是因为云意晚的关系,昨日这医馆的掌柜拜托他后,他才肯出手救治。
“我们先出去吧!给他们留点空间。”
他就算好一阵子没看到云意晚,但也看出了他们之间的氛围不对。
文衍经走到云意晚身边时,低声说了一句,“小晚如果有什么遗憾,有机会就直接解决了,不要到想补救都没办法补救的时候。”
声音太浅,景言楚听得模糊,也没有去细究。
关上门后,二人周围只剩彼此的呼吸声。
“悠儿,你的身体无恙吧!”
他记得在昏迷之前,他看到她吐血了,而且他现在还能看到她脖子上包扎着绷带。
还是因为要救他,才会伤得如此严重。
思及至此,他眼中的愧疚更深。
云意晚双眼一闭,轻轻地呼出一口气后,重新睁开,然后一脸平静地转身面对他。
“谢谢公子关心,但,我与公子并无关系,公子不必如此!”
又是这么陌生的语气,就好似昨日种种不过黄粱一梦,景言楚心中好不是滋味!
“在下只是……”
“只是因为什么,都没有关系,公子既认得我,想来公子与暝王府关系匪浅,明日我与王爷大婚,公子若是养好了伤,大可前去观礼。”
她知道这句话会伤了他,可想着他也不会去,只有用这句话来提醒他,好好养伤,不要再管她了。
毕竟明日之后,她也不配再与他有任何牵扯。
说着,她就想转身离去。
因为她根本就不敢多看他的神情,她怕她会忍不住前去安慰他。
虽然她已经忘了自己和他之间的点点滴滴,可他还是能影响她的心境。
看着云意晚即将离去,景言楚不再顾及之前的种种理智,他直接快步靠近云意晚,并一把将她抱在怀中。
他的温度席卷她的后背,虽然他身上的血迹已经开始沾染她的外衫,可这一刻她的心却感到了安宁。
他的身上满是清爽而又干净的味道。
她只觉熟悉。
甚至比季向暝的身上的气息还要熟悉。
可她却不能靠近他了。
她上半身开始用力,可他却牢牢将她锁住,不肯放手。
他的语气中透露着悲戚,“悠儿,就这一次,就容我再放肆这一次,好吗?”
云意晚停住了。
“悠儿,我不知这老天爷为什么对我这么残忍,他一次次给我希望,又要亲手将我的希望打破。”
“第一次与你在灵垣城相见,我根本就不敢奢求你能留在我的世界,因为我知道我不配,你是光,我又怎么有资格将光留在我一人的身边。”
“可是后来,我又生了贪恋,我想再离你近一些,所以我想方设法地与你有相处的机会,一直到,你落水醒来那一次。”
“悠儿,你知道吗,你那时对我说的‘我很高兴能再次见到你’,一直到现在,都是我梦中最常出现的一句话,那时我便想,我这辈子恐怕都忘不了这句话。”
“后来,你的眼中有了我,我便更不满足,我开始想着若是一辈子都这样,该有多好,那时我多庆幸上天能够如此眷顾我,我甚至想昭告全天下,你是我的。”
“我明明珍惜着与你的每一天,你给我的每一件礼物,可是,为什么老天爷还是要亲手将你我之间的一切斩断?”
“我好后悔,如果我一直陪在你的身边、如果我不是放任你一个人上晏都、如果我能在你出事后,第一时间赶到你的身边……”
“我是不是就不会失去你了?”
云意晚眼角发酸,一切明明发生过,可她却没有任何记忆,独留他一人在后悔和遗憾中浮沉。
她重重地将指甲嵌入掌心,任血液在她的手掌中一点点晕染。
“公子,我有幸听得你的故事,但是,你故事里的人不是我,请放手!”
“悠儿,你还记得在灯会时,我们一起放的灯上写了什么吗?”
景言楚无视她的话,将自己的脸更靠近她。
“愿得一人心,白首不相离,你不是祝我愿望成真吗?你说我的愿望还能成真吗?”
云意晚闭上了眼,将所有的情绪都留在了自己身上。
她的心此刻就犹如被野狗啃食,好疼、好疼……
“这位公子,名节的重要性对女子而言,不言而喻,你是希望我将来被夫家背弃吗?”
他在乎她,不会再无动于衷。
而他也如她所想,他的手无力垂下,胸膛与她拉开距离。
“小姐放心,没有任何人有资格诋毁你,今日是在下唐突,以后都不会了。”
他真的放弃了,不是放弃爱她,而是放弃再见她了。
“大婚在下恐是没有资格去,愿小姐一世顺遂、康乐永生!在下,告辞!”
他一步步往前走,每一步都如同行走在烈焰之上,也踏在她的心口之上。
直到他消失在她的眼前。
可她却再也坚持不下去了,泪水早已遍布在她的脸上,眼前朦胧一片,心口犹如在燃烧,额头也因为疼痛而冒出大片汗珠。
她无力跌坐在地上,甚至觉得就这样死去也好!
“小晚,你怎么了?”
文衍经亲眼看着景言楚失魂落魄地走了,他放心不下云意晚,便进屋一看。
当看到她坐在地上,脸色更是前所未见的苍白,心觉不妙。
云意晚努力睁开眼,“文叔……”
愤怒的萝卜
话还没有说完,她就一口血吐在地上。
文衍经看到了血液中竟然有一颗虫子,疑惑渐生,可再回头时,云意晚已经晕了。
“小晚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