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倒退的未來之青帝 ptt-第四十章 齊東強戰蘇知明推薦

倒退的未來之青帝
小說推薦倒退的未來之青帝倒退的未来之青帝
齐东强:“哼,不躲了?在灵空域之中,你的速度优势可就没有了。”
苏知明向齐东强缓缓走过来,摆出了战斗的姿势,左手拿着怀表,右手则是一把样式普通的短剑,没有丝毫的装饰。是铁老头为他制打造的那把武器,就像是苏知明本人一样,素淡清雅。
“我要是躲了,你怕是要直接奔着袁老板去了,好一招攻敌所必救。”苏知明微笑着,“况且,你的战斗经验并不多,运气好的情况下,我还是有机会阻止你的。”
齐东强的大阿剑,有着长度的优势,但是速度比苏知明慢了一些,即使没有使用魔灵的能力,苏知明的速度还是比齐东强占了上风。
“你知道吗?就算是遇见你之前,我也想过,如果有一天,我的魔灵失去了效力,那该怎么办,所以,我会不断提升自己的长处,哪怕我已经很快了。”
苏知明的短剑越来越快,完全就是凭借着速度压着齐东强打的局面。
“你的缺点太明显了,战斗经验严重不足,我都在怀疑,你是怎么达到百万战力的。”
面对苏知明的话,齐东强都有认真听进去,苏知明说的很对,自己的战斗经验,少的可怜,如果只是平凡的对打,自己不是苏知明的对手,但是,自己还有青莲剑!
齐东强施展青莲剑,原本渐露窘境的身姿发生了变化,如果说施展青莲剑前的齐东强,像是一头到处乱撞却节节败退的野猪,那么施展青莲剑后的齐东强就是翩跃起舞踩水的仙鹤。
齐东强的剑重重的砍在了苏知明的短剑上,苏知明双手才能招架的住。
如果但是拼速度,齐东强确实不是苏知明的对手,但如果是力量,那么齐东强并不一定会输。
齐东强见一击打断了苏知明流畅的进攻之后,马上以剑借力,轻轻跃起,身体像是一个横着的陀螺,旋转一周,以更强横的力量,重重劈向了苏知明。
“飞流直下三千尺!”
“这不是古诗吗?难道你的剑诀,就是诗?”
“没错。”
苏知明右手的短剑被这股巨力打落,虎口已经发麻,赶忙唤出魔灵,打开了表盖,齐东强以为苏知明要释放“流光幻时”嘲笑道,“魔灵的能力是没有用的!”齐东强好心提醒。
其实,齐东强早就不怪苏知明了,毕竟身处乱世,百万战力的自己怎么可能独善其身,被其他组织盯上是迟早的事,也怪不得苏知明。现在自己又与他没有深仇大恨,齐东强并不想取他性命,所以,剑上的力减少了一些。
“只要斩断他的怀表,让他认输就好了。”齐东强这样想着。
现实总是充满着意外,按理说,一块怀表,再怎样,也是抵挡不住剑的挥砍。可随着“咔”一声,大阿剑的攻击,被苏知明的怀表挡下了!
齐东强的剑砍在了表盖和表身相接的轴上!
“战场相见,你竟然手下留情了?”苏知明摇了摇头,“魔灵的坚韧程度,可不是表面这么简单。”
苏知明可不会错失任何机会,手腕微抖,怀表链随着惯性,如毒蛇一般瞬间就缠上了齐东强的剑,齐东强用力后撤,却发现根本无法挣脱这看起来只有鞋带粗细的怀表链。魔灵有一次刷新了齐东强的三观,这绝对不是什么怀表该有的硬度!看来任何一个魔灵都不容小觑。
齐东强倒也不必慌张,毕竟苏知明的短剑被自己打飞了,他的右手应该也没有恢复,虽然长剑受制,但也不至于落了下风,只要绕几下,还是很容易脱离控制甚至反击的。
可这一瞬间,苏知明的短剑却突然出现在了齐东强的眼前,还好齐东强反应够快,才险而又险的抬剑挡住了这一次攻击。
“你的剑技也被我封印了,还有什么办法吗?”苏知明得意的道,边说边使用短剑对齐东强进行攻击。
现在齐东强看着苏知明的短剑,就像是在空中飞行一样,划着各种诡异的角度。
“是怀表链!”齐东强僵持被动防守之后,发现苏知明的诡异招式,是因为怀表链与短剑相连,所以才能有这种攻击方式。
“哦?这么快就发现了?你是第一个。”齐东强的战斗能力在不断提升,让身为对手的苏知明也有些欣喜。
确实是第一个,毕竟大部分人也达不到跟苏知明同级的速度。
。。。
“呼。。。”
一阵阴风吹过,场地中间凭空出现了不少头被锁链包住的黑衣人。
“是审判使!”
现场的温度几乎下降了到了冰点,地上的水,已经开始结冰,树上的树叶,开始脱落。袁心进攻有几个时辰了,本来已经开始见亮的天,也因为审判者们的出现,又蒙上了一层灰色。
“这些人到底是何方神圣。”齐东强对此异象很是诧异,这幅景象,就像地狱的恶鬼,把世间所有的生灵都被夺去了生机。
对于审判者,袁心马易这两边的喽啰们对此并不陌生,因为总是会在众口相传中,听到有关的传说,就像孩童们口中的故事一样,虽熟知,但是见到了,还是会像叶公好龙一样恐慌。故事中告诉他们,不要试图去反抗,因为审判使人均百万战力,无一例外。曾经有一个星球,自视甚高,为非作歹,试图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,想要打破审判者监狱的审判。可刚交锋不到一个小时,就传出了他们的首领被抓捕的消息,举世震惊,从此,再也没人敢挑战他们的权威。
双方的喽啰们开始议论,是哪边有人破坏了“规则”吗?都是一副看热闹的样子。
有时候人们就是这样,面对反抗不了的东西,就算是打不过他们,也不会轻易离去,毕竟事不关己就不会影响他们看热闹,日后跟别人闲谈还能吹嘘一番。
带头的审判使发话了,“袁心,希子,我现在以审判者监狱的名义,逮捕你们。”他的声音,沙哑的就像几百年没说过话,就算开口从嘴里吐出二两浓痰都不稀奇。
“!”
袁心方惊讶,毕竟,他们现在正在进攻马易的地盘,而他们的老大被逮捕了,那自然没有他们这些喽啰好果子吃,恐怕以后就是任人鱼肉的下场。
“!”
马易方也很惊讶,一部分人甚至高声欢呼了起来,还有些人甚至喊出了“审判者监狱万岁”的口号。毕竟袁心这个祸害,早就该被抓进去了,还有些人骂骂咧咧的说,审判者监狱的人真是眼瞎,竟然今天才来。
侯府秘事
“!”
齐东强也表示惊讶,希子?为什么抓希子?袁心罪有应得,可希子怎么了?
“为什么?这跟希子有什么关系?”齐东强问出了自己的不解。
这让在场的一些人惊出了冷汗,在这里看热闹,就已经很了不得了,这齐东强竟然还敢提问题!不怕他们把你也抓进去吗?
审判使:“你们的争斗,自有因果,但是她无故杀人,数量巨大。”
“她伤害的那些人,都是袁心在背后作怪,这与她有什么关系!”齐东强颇有一番阻止他们带走希子的样子。
人们议论纷纷。
“这人谁啊,初生牛犊不怕虎啊”
“审判者监狱的事儿也敢管?”
執劍舞長天 小說
求职地狱生存录
“看戏看戏,反正又扯不到咱们。”
审判使:“我们自有评断的准则。”
天才收藏家 白馬神
“今天,不解释清楚,谁也别想带她走!”齐东强大声道。其实,就算是他们解释清楚了,也不可能让他们带走希子啊。要是他们只想带走袁心,那自己估计还要帮忙。
“就算解释清楚了,我也不想你们带他们走。”苏知明也站了出来,但是依然心有余悸,毕竟不知道这些年自己的努力到达了一个什么程度。袁心于他有恩,希子又是他最好的朋友。自己已经看着错失了一次夺回好朋友的机会,现在,可不想再次留下遗憾。
“你们是想阻止我们吗?”
“正是。”齐东强和苏知明同声。
几乎所有人都觉得,这两个人的脑子怕不是有病吧?
坐在战车中的袁心,却微微的笑了:“我就猜到了。。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