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超維術士-第3019節 淺海力士讀書

超維術士
小說推薦超維術士超维术士
“只是直觉吗?”安格尔问道。
多克斯理所当然的点点头:“当然,我的直觉你们难道不信?”
安格尔和卡艾尔沉默了,他们还真不敢不信多克斯的直觉。当初如果没有多克斯的直觉,他们光是在地下水道里就会迷路几百次吧……
安格尔想了想,再次问道:“那你观察到了什么吗?”
多克斯眼神闪烁了一下:“如果你不来找我们,我应该会观察到他身上的异样……”
安格尔挑眉:“所以说,我破坏你的观察大计?”
“是这样的。”多克斯下意识回道,不过,他话音刚落,便感觉到安格尔的眼神出现变化。
“那我现在把你再送回去?”安格尔看着多克斯:“放心,我保证在他不会发现的情况,将你完完整整的送过去。”
看着安格尔那不怀好意的眼神,多克斯立刻明白,这货没安好心!
他赶紧道:“其实,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。”
安格尔:“噢?”
多克斯沉吟了片刻道:“我发现,这个叫埃克斯的,可能喜欢男人。”
安格尔眉头皱起,一旁的卡艾尔也是满脸的惊疑。
多克斯继续念念有词道:“我刚才的装束,是按照他的打扮风格特意变化的,结果那家伙从头到尾都没多看我一眼,这是什么意思?”
安格尔没有回话,倒是旁边的卡艾尔低声喃喃:“说明埃克斯先生很正直。”
多克斯:“不,说明他不喜欢女人。”
卡艾尔脑海里不自觉浮现出多克斯的女战士样貌,的确,木栅绳甲开道、兽皮短裙展露原始狂野的风格,配合那如点睛之笔的艳红长发,可谓野性十足、英姿飒爽。
大唐医王
这种打扮,按照正常人的理解,也的确很契合埃克斯那爆炸肌肉男的审美。
只是,符合别人审美,不一定就要做什么啊。
符合卡艾尔审美的女性更多,但他大部分时候也只是欣赏,而不会去搭讪。更不会在别人明显有事的时候搭讪,这不是给人造成麻烦吗。
埃克斯先生就是如此,他正保护着众人,结果你变成女人,还渴望别人来主动撩你,怎么可能啊。如今比伦树庭可是在遭灾,所有人都在遭受苦难的时候,你还以为是度假吗?
反正,卡艾尔是不相信多克斯的结论。
至于安格尔,对多克斯的结论只有一句话:“然后呢?”
这不就是私人作风的问题么,且不说这个情报是真是假,就算是真的,你观察出来有什么意义呢?
至少,对于多克斯所说的“我的直觉告诉我,埃克斯肯定有问题”,没有什么关联。
多克斯想了想,道:“然后……就是,他保护我们,说不定就是囚禁人,想要发展禁脔。”
安格尔:“……所以他现在又喜欢女人了么?”
毕竟,多克斯之前的女战士形态,也在埃克斯的保护、或者说“囚禁”之内。
安格尔看着多克斯,再次问道:“你主张,你就该举证。你说埃克斯有问题,那你就要证明他有问题。我相信你的直觉,但直觉也不可能是无凭而生的吧?”
多克斯沉默了,他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的确,就目前埃克斯所展现出来的情况,他还真的无法说对方有错。
救人、保护人、也不阻拦别人离开,而且,被保护的人里还有必洛斯家族的守卫,他们可以掌控议事院的魔能阵,随时可以在魔能阵上开个洞,不走正门也能离开。
所以,埃克斯如果没有解决必洛斯家族守卫的心,他的保护就是保护,而不是囚禁。
而根据多克斯的观察,埃克斯还真没打算动必洛斯家族的守卫。
多克斯:“你说的对,我的直觉的确不是无缘无故出来的。其实我还观察到了一件事,不过,这件事我现在还没想通……”
多克斯话才说到一半,便有一阵巨响,从外面传来。
三品廢妻
伴随着巨响,还有议事院建筑的微微摇动。
要知道,议事院是在魔能阵保护下的,一般的地动也不会让议事院有摇晃之感。可现在,他们就算在议事院内,也感觉到了明显的摇晃,虽然不大,也说明了一些问题。
“波源是从斗技场的方向传来……应该是那只蓝色大猩猩造成的动静。”安格尔轻声道。
“蓝色大猩猩?你原来不知道?”多克斯惊讶的看向安格尔,“我刚才听伱和埃克斯的问话,还以为你对他身份也有怀疑,是在诈他。结果你真的不知道。”
安格尔:“你的意思,你知道那只蓝色大猩猩是什么?”
多克斯点点头:“当然,那是浅海力士。”
“浅海力士……”安格尔低声重复了一遍,那堆砌在思绪杂冗处的记忆,被慢慢翻了上来:“这好像是源自荒蛮界的魔物?”
多克斯:“没错,‘力士’在荒蛮界就指的是大猩猩类的生物,浅海力士的意思就是能在近海掀起巨浪的大猩猩。”
从其名字也可以知道,这只大猩猩力大无穷,且能在水里生存,拥有控水的属性。
以個体实力来说,浅海力士是相当强的。
不过,虽然说浅海力士源自蛮荒界,但并不意味着它们就全是异界魔物。
安格尔记得,在《神奇魔兽在哪里》中也记载了,浅海力士因为其优秀的个体实力,还有凭借那易于开发的血脉,在很早的时候,就被血脉侧巫师引进到了巫师界。经过一代代的培育,早已融入了巫师界。
哪怕是极端教派,对于原生地在巫师界的浅海力士,也不会过多追究。毕竟,浅海力士是被开发的很彻底的血脉,很多血脉侧巫师都会选择浅海力士的血脉融入己身,极端教派的血脉侧巫师也不免俗。对付浅海力士,不就是对付自己吗?
所以,不能单纯的将浅海力士当成异界魔物。
不过,安格尔之所以会提到“源自蛮荒界”,还是因为他在浅海力士的毛发上,感知到了铭文之力。
在安格尔的心念中,这只在比伦树庭肆虐的浅海力士,极有可能是从异界而来的。既然是异界的浅海力士,安格尔第一时间想到的自然是浅海力士的发源地蛮荒界。
“看你的样子,一路上没见到浅海力士?”多克斯问道。
安格尔点点头,他只看到脚印、毛,至于浅海力士……他连影子都没看到。
多克斯眼里闪过一丝兴奋:“那,我们要不去斗技场那边看看?”
安格尔:“你对浅海力士很感兴趣?”
多克斯没有否认:“是挺感兴趣的,这种巫师级的浅海力士,若是能提纯其血脉,价格不菲,至少五万魔晶起步!”
顿了顿,多克斯道:“如果当初不是为了观察埃克斯,我早就去追浅海力士了。”
安格尔满脸不信:“听你的口气,你一个人就能单挑浅海力士?”
“那倒没有。”多克斯很坦诚的:“不过,如果有其他巫师一起出手,还是有机会的。”
安格尔:“你看现在有巫师出手的样子?”
多克斯沉默了……的确,现在浅海力士还能造成如此大的动静,肯定没有巫师出手。不过这也正常,毕竟正式巫师也在你防我,我防你,想要一起对付浅海力士肯定不可能。而且,就算是多个巫师一起对付浅海力士,不出尽全力,估计也很难解决。
多克斯:“之前没有,但现在不是有了么,我们俩可以去试试。”
“试试就逝世。”安格尔可没有多克斯这么乐观,除非他摇人,否则想两个人就对付浅海力士可不容易。
更何况,安格尔知道,浅海力士不是单独的一只魔物,它背后还有操控者。
能操控浅海力士的,绝对不是普通巫师那么简单。
多克斯:“我们可以先去看看,暂时不动手,如果有其他人解决,我们说不定能捡个便宜。”
安格尔:“我猜,现在比伦树庭的巫师,都是你这种想法。”
大家都想当黄雀,谁去当捕蝉的螳螂?
多克斯嘿嘿一笑,没有否认。他也知道大家可能都有这想法,但不妨碍他去看看,大不了谁也得不到好处……如果真有人上了,最后他也能靠着死皮赖脸去打点秋风。
安格尔想了想,最终也同意了多克斯的意见。不过,安格尔的想法是真的只是“看看”,不会动手。除非,真的有莫大的利益且能吸引到他,让他决定摇人,否则他只会当一个看客。
至于说这里面会不会存在莫大的利益?安格尔目前还看不到。
……
既然决定了去斗技场看看情况,安格尔和多克斯便没有再停留的打算,飞快的离开了议事院。
离开议事院后,安格尔本想让卡艾尔先回繁星街区,但想到袭击者来自繁星街区,那里也不见得真的安全,想了想,还是让卡艾尔跟着他们。如果真遇到危险,大不了让卡艾尔进手镯里先暂时待一段时间。
做出决定后,众人便朝着斗技场的方向走去。
一边走,安格尔也没忘记询问多克斯之前未尽之言。
“你刚才说,在埃克斯身上还观察到了一件事,这才让你直觉生疑,是什么事?”
卡艾尔也好奇的看向多克斯,他虽然一直跟着多克斯,但多克斯在遇到埃克斯后的种种行为,他都没有看懂。
总感觉多克斯好像很在意埃克斯,但埃克斯身上有什么吸引着多克斯,卡艾尔实在看不出来。
多克斯没有立刻回答,反倒是回过身对安格尔问道:“你觉得埃克斯有问题吗?……你应该和我一样吧,也觉得埃克斯有问题?要不然,你不会在最后时刻,突然问埃克斯对这场袭击的看法。”
安格尔:“埃克斯可能的确隐瞒了一些事。但我觉得,卡艾尔说的也没错,至少埃克斯看上去是个好人。”
“我看上去还是好人呢。”多克斯嘀咕道。
安格尔:“你意思是,私下你不是个好人?”
多克斯:“……好人坏人的定义哪有那么简单。”
安格尔耸耸肩:“所以我才说,他‘看上去’是个好人,起码,在救人和保护人这两件事上,他没做错。”
安格尔从埃克斯的情绪里也感知到,他的确是诚心要救人,保护人也是一番赤诚。
不过,要说埃克斯没有问题……安格尔也不信。
因为在安格尔询问的问题上,埃克斯撒谎了。
这意味着埃克斯其实是知道袭击的一些内幕,甚至有可能,埃克斯和袭击者还有关系。
所以,埃克斯可能是个好人,但不是一个“纯粹”的好人。
多克斯倒是没想到安格尔内心还有这么多弯弯绕绕,他只是觉得安格尔的回答一如既往的取巧……模棱两可。
多克斯:“救人和保护人这两件事上,我的确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做。但我依旧觉得,他身上有问题,而且,问题很大很大。”
“什么问题?”安格尔:“或者说,你直觉的来由是什么?”
多克斯这回没有再绕弯子,低声开口:“因为……他会连斩。”
……
与此同时,在议事院的地下深处。
于走廊里游弋巡逻的埃克斯,突然停了下来。
埃克斯皱着眉,看向墙壁上的昏黄油灯。灯芯里的火焰,正在有规律的晃动着;而罩在外面的玻璃灯罩,却是慢慢冰裂开了一条细缝。
“地震?”埃克斯看着那条冰裂的缝,低声喃喃:“不对!是从斗技场那边传来的……是奥哈多动手了?”
埃克斯脑海里浮现出了一个巨大的蓝色猩猩模样,他的眉头微微蹙起,整个人陷入了沉思之中。
最终,他的沉思被一道清脆的“哗啦”声打破。
是油灯的灯罩碎了。
埃克斯晃过神后,轻声道:“奥哈多应该不会有事……毕竟有他们在。我还要在这里保护这群弱小者,不能离开。”
埃克斯一边低声自喃,一边继续向前走,似乎还继续在地下廊道巡弋。
但走了没几步,埃克斯突然转过头,看向地面碎成渣滓的玻璃,内心莫名生出一丝惶恐。
“有必洛斯家族的人在,那群弱小者待在这里,应该不会有事。我,我……我还是去看看奥哈多,它不能出事。”
埃克斯下意识的捏了捏拳头,紧接着深吸了一口气,朝着走廊的尽头走去。
(本章完)